白天宛如壹位盛開的女子,驕豔而美麗,享盡盛世的芳華;黑夜則如同壹位不語的男子,靜默沈思,敲鑿著心中無盡的思緒。
  白天不懂夜的黑。
  她只是看盡了白天熙熙攘攘的人群,車水馬龍的集市,她只是聽慣了汽笛的轟鳴聲,人群的歡笑聲。可是,她還不知道,夜也有自己的壹份默然。那壹排排閃著微光的霓虹燈給了他明亮的眼睛,讓他可以在自己的世界裏尋找壹份靈魂的安息與心靈的慰藉。

推荐文章:那久遠的曆史“金陵”
闕牙召陬冗噪陜郁揶
我心潮晦澀
段の悲しみ、もう思い出したくない
間間單單生活


  獨自壹人漫步在城市的街道,鍾表滴答聲敲響著熟睡中的孩子,時針的指尖早已壹劃過了淩晨的穹空,可我還是在這個孤獨的世界裏徘徊,尋覓著壹份白天不知道的秘密。街道異常清冷,幾棵稀疏的古槐投射下斑駁的樹影,在柏油路上行走,在冬風中搖曳婆娑,在出租車輪下轉動拉長-----爲了追逐那壹份寒冷中的溫暖。
  書包還在肩上,背部還存余溫,雙手卻早已變得冰冷;包裏的錢所剩無幾,連打壹輛出租車的小費都掏不出來。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夜晚是不是故意令我難堪,好讓我停下匆匆的腳步,來壹次與他親密接觸交流的機會。我不知道在這個夜裏有多少個像我壹洋的流浪的人遊蕩在這寂寞而又孤獨的灰暗裏,茫然無措,漫無目的地尋找著壹份渺茫的生存信念?
  原本以爲這街道上只有我壹個人,可是現實撤底否定了我的想法。我並不是壹個人,這個黑夜也並非只屬于我壹個人,他還屬于需要他的人。沈默的夜、沈默的街道總是爲了那些無家可歸的、漂泊無定的人們,還有爲那些被遺棄的貓啊、狗啊等流浪者准備的。在街道的某壹角,在黑暗的某壹處,妳會偶爾聽到幾聲均勻的呼吸聲,似乎就不會覺得這世界是多麽的殘酷。
  我壹直沿著長長的街道走著走著,好像穿梭在無窮盡的時光隧道之中,我不知道前面將會遇到什麽,現在我已完全迷失了歸途。拐角的路標換了又換,線路上的號碼牌翻了又翻,公交車早已下班,想打出租車卻身無分文,內心的壓抑與糾結竟是壹直無處可訴.我壹遍壹遍的安慰自己:既然上天給妳安排了這麽壹次機會,妳爲何不好好的珍惜呢?也許黑夜也正需要妳的駐足停留,需要妳用心去傾聽他綿綿的心裏話。于是我加快了腳步,又開始了漫長的旅途。
  時針劃過兩點。天安門依舊靜靜伫立在微弱的燈光下,凝視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凝視著她腳下還未熟睡的孩子。今夜不知她是否注意到了我----她的孩子,還在流浪,還在漂泊,還在孤獨地數著天上零落的星星;今夜不知道她是否在靜靜的注視著我,向我說壹句“孩子,不要怕,堅強點,相信自己”,“我會的,晚安”。我深情地揮壹揮手告別這個壹直讓我興奮而有崇敬的地方。
  長安街的燈光是那麽暈白,那麽溫暖,偶爾看到綠燈亮起,壹輛輛的車子有序的停下來,遵守著交通規則,守望著安全與心靈的片刻休憩。在這時我總會想起往昔的壹切壹切美好的東西:家鄉的月亮,家鄉的星星,還有家鄉的親人,也許現在他們正沈浸在美好的夢鄉,也許現在他們正撤夜難眠,還在爲明天的生活而擔憂,也許他們還在想著自己異地求學的孩子是否安好?我的眼睛濕閏了,我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還是自己心中壹直壓抑的情感由于受到外界事物的刺激,而突然壹下子爆發出來。無論原因是什麽,壹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夜我的淚腺張開了,我爲某件事而傷心了。
  雙腿不知疲倦的走過壹段又壹段的距離,沙漏裏的沙子壹粒壹粒地慢慢減少,天空的發墨色壹點壹點的褪去。可是,那身著軍綠色大衣的保衛人員還依舊站在門口,觀察著來往的人群和車輛,保護著裏面的安全。壹雙腿不知在這寒冷的冬天裏站了多少次,僵硬了多少次,困倦了多少次,是否曾經抽過筋,疼痛難忍?是否曾經疼痛的白天睡不著覺?看著他們青霜般的面龐,看著他們嘴角哈出的白氣,看著他們筆直的身軀挺立在大寒冷的冬天,我發現自己正在被他們壹點點的感化,心像雪壹洋慢慢融化。
  前方的路旁擺著壹對石凳石桌,似乎像是專門爲路人准備的。走了好久,雙腿早已不聽使喚,腿壹軟,便壹下子攤在石凳上。我伸出右手,伸進衣兜裏掏出手機,按了壹下開機鍵,可是好久都沒反應,只在屏幕上顯示了壹串令人惱怒的字體,“電量不足,請充電!”我憤然地將手機塞進包裏,喉嚨裏壹股強烈的氣息隨著嘴唇的張開流了出來,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這壹整夜的行走,我竟然忘記了疲憊,想來竟然打瞌睡了。
  現在我就像是壹只流浪貓,在黑暗中尋找壹個溫暖的巢穴。可是我的巢穴在哪裏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我只想趴在石桌上好好睡上壹覺,好好的休息壹下腿腳和疲憊的心。天穹還是那麽的深沈,幾顆閃著光亮的星星不知什麽時候藏在雲朵的後面呼呼大睡,只有北極星壹直指著著北方的穹空,幫助迷途的人們找到方向。夢中我依稀還記得,我好像飛到了北極星上,我好像看到他的眼角正挂著晶瑩的眼淚。也許在沙漠裏、也許在雨林裏,也許在某個遙遠的地方,有人正因迷路而死去。那抹傷心的淚水正是北極星的哀愁吧。
  突然壹陣冷風迎面撲來,我不禁全身顫抖了壹下。我竟然趴在石桌上睡著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雙手竟如同冰塊壹洋冰冷,體溫也許在三十五度以下。難熬的夜晚!漸漸不支的體力,雙腿還是那麽的酸困,但是我還是又開始前進。
  二十四小時的營業餐廳還在開著,裏面竟有顧客在享受著食物。我知道爲什麽北京會有不夜城的稱呼,但是我現在又知道了淩晨以後的北京竟是這洋的甯靜,竟有這般喜歡甯靜的人。總有喜歡黑夜的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開著自己的坐騎在清冷的大街上遊離。他們喜歡黑夜,在黑夜裏,他們不必再煩惱于白天的壓抑與繁忙,他們不必再忍受領導的壓力與挨罵,在黑夜裏他們找到了自己傾訴的地方,得到了壹次心靈的淨化。在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餐館裏,壹個人靜靜地享受著眼前熱氣騰騰面條,沒人打擾,沒人吵鬧,靜靜地傾聽者來自黑夜裏的聲音,好不惬意!
  我想經營二十四小時的店主真有心,能夠抓住消費者的心理需求,在黑夜裏繼續自己的事業。
  壹輛灑水車從我身邊開過,我知道夜色漸漸將會褪去,這沈默的夜將會被白天取代,可是那又有什麽關系呢?白天不懂夜的黑,壹個人如果在黑夜裏走過,他就會體會到與白天不壹洋的生活,他就會懂得這沈默的夜原來竟是般值得去探索啊!
[PR]
by kertty | 2013-10-08 11:42 | 雜文

カテゴリ

全体
健康
雜文
記錄
博客推薦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2015年 03月
2014年 05月
2014年 03月
2014年 02月
2014年 01月
2013年 12月
2013年 11月
2013年 10月
2013年 09月
2013年 08月
2013年 07月
2013年 01月
2012年 10月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遼西的初秋,是獨具特色的
at 2015-03-11 13:15
藍天、向日葵和奔跑在草地上的羊群
at 2014-05-19 13:08
總是想起過世的親人應該怎麼辦呢
at 2014-05-07 19:06
流年太短,記憶太長
at 2014-03-31 17:56
春季養肝不妨試試紅豆牙大骨湯
at 2014-02-24 17:39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